懷念舊版
01
王稼瓊一行赴哈爾濱局集團有限公司洽談產學研合作
02
北京交通大學聘請院士丁榮軍為顧問教授
03
校領導一行赴唐山研究院考察指導工作

思源書香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學術文化 > 思源書香

時間:2020-10-20 來源:馬克思主義學院 作者:劉秀萍

劉秀萍:後海北沿52號

編者按:為慶祝建國71週年華誕,校工會聯合圖書館開展“傳承歷史文化,通曉北京古今”為主題的教職工暑期讀書有獎徵文活動。此次校工會舉辦的徵文活動,通過一篇篇徵文記錄下我校教職工居在首都讀北京、宅在京城聊京味,對北京這座歷史名城的切身感受,增強了我校教職工的愛國情懷。值此“傳承歷史文化,通曉北京古今”主題徵文活動正式落下帷幕之際,特通過評委評選,遴選部分優秀作品展示。


1996年7月,我丈夫博士畢業,到毛家灣的中央文獻研究室工作,我們被安排住在後海北沿52號一棟簡易樓房裏一間14平方米的小屋。

屋子雖小且簡陋,但風景獨好。當時的望海樓還是一個半拉子工程,所以,早起推開窗,便能看見波光粼粼的湖面,呼吸到濕潤的水汽。下樓來,再繞着湖跑兩圈,立馬神清氣爽。夏天的夜晚,會有附近的老北京穿着棉褲坐在湖邊上一整夜地釣魚,清晨能聽到叮噹作響的小車上“香煙啤酒礦泉水兒嘞”的叫賣聲。那時的冬天,氣温時常在零下十幾度,湖面會結起厚厚的冰層,大人小孩都喜歡在冰面上行走或者滑冰,要到湖對面的早市去買東西,也往往是從冰上直接走過去,不僅近便,還有趣。

但簡陋的小屋也的確給生活帶來許多不便。簡易樓房沒有暖氣,冬天需要蜂窩煤爐子取暖,一旦爐子滅了,燒柴火點爐子的過程會特別艱難,十幾平米的小屋充斥着濃煙,而打開門窗散煙又會讓屋子頃刻間湧入凜冽的寒風,好幾個小時都暖和不過來。至今難忘的是1997年的夏天,高温連着數日,只有一磚厚的外牆根本擋不住外面的炎熱,屋子像烤箱一樣,傢俱摸上去都是熱乎乎的。白天坐在家裏寫論文,胳膊上的汗水往往會把稿紙弄濕,我乾脆搬一個小板凳和鄰居大媽坐在稍有通風的樓道里,頭上搭一塊濕毛巾,手裏扇着大蒲扇,聊一些家常瑣事。晚上熱得實在無法入睡,我們就把麻將涼蓆抬到水管下衝涼,放到水泥地板上,再把浸濕的枕巾搭到身上才能勉強睡上幾個小時,且這樣的操作一晚上需要重複幾遍。

除了我們,這棟簡易樓裏住着的大多是北京老百姓,生活雖有諸多不便,但鄰里相處卻也温暖頗多。隔壁大媽70多歲,有5個兒子。因此,拿我當閨女。記得有一次我獻了血,當天晚上大媽就送來了補血的紅豆和紅棗。冬天的中午,往往能喝到大媽端來的一大碗卞蘿蔔羊肉丸子湯。一來二往,我們交情越來越好,大媽有一次竟然講:如果我有錢,一定會認你做幹閨女。可惜那時的我一心正為博士畢業論文發愁,説實話也是諸事拮据,全然沒有理會大媽的善意表達;樓下的鄰居知道我們夫妻均是學哲學的,都很好奇,每每我們晚飯後走下樓去散步,他們總會熱情地打招呼,繼而問一些他們覺得很高深但實際上跟哲學也不搭邊的問題,彼此間客氣和熱絡倒是真的。

1D81A

出門沿甘露衚衕向北走幾步再向左轉一下,是前衞生部錢信忠老部長的住宅。錢老精神矍鑠,好多時候在清晨的後海邊上會看見他散步。由於他多年做中央領導的保健醫生,因此,1998年3月,中央文獻研究室為鄧小平編紀念文集時,曾派我丈夫去邀他寫回憶文章。這樣,我們第一次進到他的住所。院子不算大,室內陳設也較為簡樸,記憶當中最驚異的是陽光透過客廳圓弧型的落地窗灑滿每一個角落的情景。臨出來時,錢老贈送給我們一本他自己用毛筆寫的《養生書集》,至今還珍藏在我家的書櫃裏。

我們在後海北沿52號住了兩年的時間。1998年7月,我博士畢業的同時,丈夫也離開文獻研究室到北大工作,便搬離了。但那以後,每隔一段時間,我們都會回到那裏,看看在我倆練習過游泳的僅有的一片能供人游泳的水域里人們冬泳的情形,吃吃鴉兒衚衕“鴉兒李記”的麪茶,每逢過年也總是惦記着買他家的羊肉包一頓餃子。22年過去了,後海早已變成了酒吧的世界,成羣結隊的旅遊團、穿梭在衚衕裏的黃包車隊,加之沿湖邊建起的幾幢四合院豪宅,都昭示着社會的進步、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稍覺遺憾的是,那幢我們曾居住過的簡易樓十多年前早已人去樓空,但始終沒有拆除,更談不上重建了。對面的望海樓也只是在近幾年才建成並供人遊玩。

居住在後海北沿52號的兩年,作為我們來京學習、工作和生活近30年中的一小段時光,如今回憶起來,既覺得温暖,也有些感慨。


(圖片源自網絡)

 

分享到:
相關鏈接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