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舊版
01
學校召開全面加強黨的建設深入開展自查自改專項工作部
02
華東交通大學一行蒞臨我校調研座談
03
學校黨校順利舉行第78期黨課發展對象班結業考試

媒體交大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媒體交大 > 正文

時間:2020-11-17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孫毅

北京晚報頭條:北京的早市越來越有温度

馬家堡早市 市民在挑選西紅柿

小關市場 藏身在公園內

  “您嘗一口(蘋果),不甜不要錢!”“來了您,這是散花(菜花),炒肉最合適。”“這根(黃瓜)不好?換這根。”一大早,北京城剛剛甦醒,龍潭路北側的龍潭早市就已經喧騰起來,商販和大爺大媽們熱情地聊着。

  正在升級改造的龍潭早市,南門處張貼着一張告示,特意強調——“改善的是環境,不變的是情懷。龍潭早市未來將更上一層樓,歡迎您來感受生活中的煙火氣。”

  隨着城市的更新,早市,這種只開半天的特色市集,在北京中心城區,漸漸變得稀罕起來。記者上週調查發現,那些熱愛早市的市民,絕不僅僅是為了價格上的優惠,他們中的很多人,都喜歡早市上那種“添一把、換兩根、還個價、聊聊天”的感覺。

  龍潭早市:將升級成三層大市場

  市民感受:什麼新鮮 挑什麼

龍潭早市 正在升級改造

  “這個市場,是從護城河邊發展來的,那時候還是露天的臨時攤位。大概是2002年吧,搬到了現在這個位置。”老李在龍潭早市賣玉米,甜玉米、黏玉米、花玉米,分成三類,整整齊齊擺成一堆一堆,都是10塊錢5根。但顧客如果想搭配着買,也行。

  因為在改造,市場裏面有些擁擠,更顯得熱鬧。經常來逛的市民,都知道這個市場早上6點開門,中午1點關門。徐大爺隔三差五從勁松騎車過來,“不遠,10分鐘就到了,家裏缺什麼,我就過來買,都能買到。”他打開購物袋,裏面是黃瓜、蘿蔔,還有剛剛收拾乾淨的鱸魚。本以為便宜是早市最吸引人的地方,但徐大爺搖搖頭,“大多數東西是便宜,但有的比超市還略貴一點。”

  超市,徐大爺也去逛,但對比下來,早市有些獨到的地方。“早市,開半天,中午就撤。這些菜,都是當天進來的。”徐大爺早就掌握了規律,新鮮,是他買菜的第一決定因素。

  “還有,可以挑。超市裏很多菜是捆好、包好的,你總不能給人拆開吧。”他拿起剛剛買的黃瓜,“我一根一根挑,你看多新鮮。”幾乎每樣菜都是親手挑出來的,徐大爺買的菜因此很受家人歡迎。“你看,我每次都多買點兒,兒子下班,順路到我這兒,也拿點兒走。”

  徐大爺不知道,其實早市的大門在凌晨時分就開啓了。做麪點的最早,2點鐘左右就要進門,開始和麪。一個多小時之後,蔬菜水果的商販也開始卸貨。肉類商販隨後接踵而至。最晚到的是賣乾貨、百貨的商販,但也得趕在6點鐘早市開門前,把貨品準備好。

  “以後,這裏面環境會更好。”老李把玉米歸攏齊,介紹起龍潭早市的改造方向,“你看這上面還有兩層,聽説是要全部改造,再裝上電梯。以後三層樓,一層賣肉類水產,一層賣生鮮果蔬,還有一層是美食城。”

  馬家堡早市:城區少有的露天市集

  市民感受:已成遛彎兒必逛地點

  南三環外,馬家堡中路邊的馬家堡社區便民早市,是市區內少有的露天市集。夾在一棟棟高大的居民樓之間,這個早市沒有正式的門臉,但從一道簡易的鐵門進入後,天地突然開闊起來。

  這裏可以買到所有的生活必需品,不只是瓜果蔬菜、雞鴨魚肉,還有五金百貨。為了讓顧客更直觀瞭解商品信息,很多商販手寫了簡易的廣告牌。比如“山東水晶富士,保脆保甜”“普羅旺斯(西紅柿),本地,沙甜,沒硬心”等。

  小馬賣冬棗的攤子在早市深處,但不乏老顧客。“我在這兒幹了7年了。”小馬熟練地抱出一大筐冬棗,倒在台面上,黃綠帶着點紅的冬棗,滴溜溜滾到正在挑選的顧客手邊,“這棗新鮮,天兒再一冷點兒,就全紅了。保甜,您嚐嚐就知道。”

  嚐嚐,是早市果蔬商販最常見的營銷手段。“嚐了可不一定買啊。”“您放心嘗,沒事,嚐了不甜,別買。”這種逗悶子式的聊天,經常發生在小馬和他的顧客之間。老侯連續多日都來買棗,他説9塊錢一斤的棗,不比超市便宜,但品質上乘,“現在,都不差這一塊兩塊的,值不值的,得看好吃不好吃,好吃就值。”

  和帶着目的的老侯不同,姜大爺揹着個手,在早市裏東瞅瞅、西看看,還沒決定買什麼。“我遛彎兒,天天來,形成習慣了。”在姜大爺看來,早市已經是一種生活中的陪伴,疫情期間早市閉門,姜大爺立刻就感覺沒地兒逛了,有種缺憾。現在,早市又正常開張了,姜大爺很開心地分享逛早市的祕訣:“我跟你説啊,早市11點半關門。10點半過後,來撿漏,最便宜。”

  小關市場:公園裏藏着的早市

  市民感受:聊着聊着 就跟小販成了熟人

  香河園路邊的盛福小關市場,也是早市,工作日下午2點半關門,週六日延遲半小時。這個早市最大的特點就是藏在公園裏面。每天早上,左家莊心連心合唱團的歌聲,就是早市的背景音樂。小關早市在周邊居民中的知名度很高,甚至有坐公交車從遠處趕來的。黃姐就坐了20分鐘公交車,專門過來買菜。跟超市比,她最喜歡早市裏暗藏的熟人氛圍。

  “呦,這個沒仔細看,有坑兒。”“沒事,來,給您換一個。”黃姐跟小販換了個光滑的西紅柿。常年的買賣交易,她跟早市裏很多商販都熟了,雖然互相叫不上名,但每次都能聊幾句。“超市裏吧,現在都是自助式服務,有時候,想找個店員都找不到,別説聊天了。”

  黃姐又換了一個攤位買蘿蔔、找蘑菇,手上挑着、嘴上聊着、臉上帶着笑。等錢貨兩訖,小販又給塞過來一把香菜,黃姐連連擺手,沒收下,“上次給的還沒吃完吶。”

  “我知道這幾根香菜不值錢,但是人家有這心啊。”黃姐説,添一把、換兩根、還個價、聊聊天,似乎很平常,但這種人情味是最讓人舒適的地方。

  觀察

  商業空間“有温度”很重要

  北京交通大學建築與藝術學院副教授盛強,常年關注北京的各類市集,記者走訪的這三個早市,他都多次調研。盛強説了一件小關市場的小事,2018年,這個早市曾經想改造成超市,甚至連收銀設備都裝備完畢了,但最後由於老顧客們的反對意見而作罷。“早市和超市最大的不同,就是它保留了傳統市集那種人與人之間的直接互動。很多人是很在意這種感覺的。”

  北京商業經濟學會常務副會長賴陽告訴記者,現在越來越多的商業機構,開始意識到“有温度”的重要性。“這是一個人際交往的空間,尤其對老年人,在都市裏,他們缺乏這種社交場景。”賴陽認為,社區商業升級,不應該只是有一個生鮮售賣點就夠了,而是要形成有温度的商業空間。他介紹,微風市集、華冠市集等,都對傳統市集在硬件上做出升級,但又保留市集的特色。

  “即便是發達國家,還是保留着農貿市場的形式。一説西雅圖,就知道有派克市場;洛杉磯,有農夫市場。我們北京的社區商業,追求相對明亮、安全、衞生的環境場景,當然是主要趨勢。但肯定不會都是以生鮮超市那種形式存在。傳統的、攤位式的銷售模式,還是重要補充。”


分享到:
相關鏈接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